侦探调查事务所

2016-07-30 03:49:09 安康私家侦探公司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标题:祖孙2人53年间先后被拐 孙子抢劫获刑无法相见

侦探调查事务所找在线客服【★探长热线:135-2160-8283★】锦程国际商务调查咨询有限公司专业从事婚外情调查取证,婚姻调查,外遇调查取证,商业调查,定位找人等私人侦探调查业务!   


  原标题:寻亲!陕西一对祖孙53年间先后被拐

  “为什么命运要捉弄我们一家人,我被拐过,孙子也被拐过”,90岁的杨喜来老泪纵横,仰望着苍天。

  因为人贩子,杨喜来一家人的命运在几十年的岁月里苦苦挣扎着。

  一个人贩子,一场耗时24年的寻亲拉锯战,让一个家庭变得悲伤沉沦,让一个孩子身陷囹圄。

  

  

  杨国防一家都是最典型的中国农村普通家庭。父母健康,儿女双全,夫妻和睦。

  这一切,在1992年7月1日这天破灭。

  这一天,杨家最宝贝的小儿子杨博丢了。

  每次回忆起丢娃的记忆,杨国防眼前总会出现大片大片金黄色的麦粒,耀得眼生疼。

  “那天是1992年7月1日,太阳天,就和最近几天一样,正是适合晒麦子的好天气。”讲起儿子丢失时的场景,杨国防总爱从晒麦子说起。

  那一天是农历六月初二,关中平原上的麦子已经成熟了。

  杨国防早起望了望屋外,刺眼的阳光预示着这是一个晒麦子的好天气,妻子张麦香正准备去邻居家帮忙蒸馍,父亲杨喜来正准备去公社开党员大会,5岁的儿子杨博此时正满屋子玩闹,这是一个中国农村家庭最普通的日常写照。

  杨国防心系着家里还未晒完的麦子,他想趁着好天气赶紧把麦子晒好。

  “出门前娃突然听到外面有卖吃西瓜,娃从小调皮贪吃,我就只给娃买了一牙西瓜吃了,吃完过后娃还要吃,怕耽误了时间,我也没给娃买,就去晒麦子去了。”

  杨国防没有预料到,这竟是他与孩子相处的最后情景。

  此后的24年里,杨国防一直记得那牙几分钱的西瓜以及杨博不高兴的小脸。

  “中午我晒完麦子回家,娃还没回来,当时也没在意,娃从小被惯着有点顽皮,我们都以为娃在哪个邻居家玩,忘了时间。”

  事情很快传遍了整个村庄,全村的村民都加入到寻找杨博的行列中,那一夜,整个甘井村无眠。

  如今村里年龄稍大的村民都还清晰地记得那一天,全村人不眠不休,提着灯打着火把,找遍了整个村子的各个角落。

  村里一位当天正在集会上摆摊的老人告诉杨博的爷爷杨喜来,曾在集会上看到杨博跟着一个男子走了。

  杨喜来的第一感觉就是娃被拐了。

  这让杨国防一家人感到绝望。

  

  

  对于这个家庭来说,拐卖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

  早在民国28年(1939年),杨博的爷爷杨喜来被人贩子从河南密县拐卖到陕西省合阳县黄埔庄,“当时家里穷,一个男人找到我说让我和我哥跟他走有饭吃,我和我哥就被他带到了黄埔庄,40块钱把我卖给了一户人家。”

  时年13岁的杨喜来已经意识到自己被拐卖了,在养父母家,他并不幸福,直到养父母在收养他不久后生下男孩,杨喜来则被这个家庭无情地抛弃了。

  此后,杨喜来独自流落到甘井村,在这里扎根打拼,直到后来成家立业。

  有着被拐卖的经历,让杨喜来更加担心孙子的情况,孙子丢了,我去找!

  杨喜来背着一条板凳、一块磨刀石,开启了一场持久的寻孙之路。

  寻孙道路上,杨喜来不知道结果,也看不到终点,一次次的升起希望,又一次次在希望被打碎后痛苦得让他无法自拔。

  这个倔强老人的脚步遍布陕西、河南、山东等地,“老人只要稍微听到有人说哪里可能有杨博的消息,就马上出发,逢人就问有没有1992年收养过一个小男娃,没钱了再回来,最长的时候出去了2个多月,就这样不间断找了14年,直到年龄大了,找不动了才没再出去。”杨喜来的女儿说。

  杨喜来的女儿回忆起当时的父亲,用了一个“倔”字。

  这个字似乎包含了杨喜来在寻找孙子这件事情上的态度。

  如今已经90岁高龄的杨喜来还能记起寻找杨博的许多细节,他记得在火车站曾有一个在化肥店看大门的男人跟他说过,看到杨博被一对男女带上火车,其中女的还是个龅牙;他记得一个乡里邻居曾告诉他,认识拐走他孙子的人,他带着这位邻居前往河南寻找,途中邻居却改口称被拐走的不是杨博,不了了之;他还记得他走过的每个地方,看过的每一个1992年收养的小孩。

  

  

  老人外出寻娃的日子里,杨国防夫妇俩则用了很长的时间来试图治愈杨博丢失后带来的伤痛。

  杨国防开始整日长时间的沉默,他害怕听到“西瓜”两字,一听到西瓜,儿子当时那张不满的小脸就会浮现出来。

  他更害怕去晒麦子,他在心里无数次想过,如果那天他没有去晒麦子,是不是儿子就不会丢,他感到无比的悔恨和愧疚。

  “整日昏昏沉沉的,没有精神”。杨国防说,仿佛儿子的走带走了他的精气神。

  他关掉了维持家里营生的豆腐作坊,不再种麦子,开始种起了苹果树。

  伤痛似乎并没有因此远去,而是愈加强烈。

  “每日都想娃,特别是每年的7月1日,还有每年农历6月20日娃的生日,这两天特别想娃,控制不住,想着他去了怎样的家庭,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好好读书,有没有好好吃饭。”说着,杨国防抹了把眼泪。

  村里人似乎都感受到了这一家人的变化。

  “杨博他爸自从那以后,性格大变,以前很是开朗,你看现在,他脑子都有点不正常了,话都不怎么说,整天都木得很。”

  “好好的一个家庭就这样了,没有后人怎么行啊,最后还要女儿招上门女婿,可怜得很。”

  杨国防夫妇俩每日都在儿子走丢的阴影里煎熬着,张麦香每每回忆起改变命运的那一刻,仍会止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我恨人贩子,我恨他,我无数次诅咒过,让他们没有好下场。”杨国防坚定的表达着自己的恨意。

  

  

  杨国防一家人始终没有放弃寻找孩子,2009年公安部启动了“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DNA数据库”,由于当时杨博丢失后,杨国防夫妇曾到当地派出所报警,因此在全国启动数据库后,杨国防夫妇被通知前往采血,将夫妇俩DNA录入了公安系统的数据库。

  2014年,央视公益寻人节目《等着我》开播,从此以后看节目成了杨国防夫妇俩的固定安排,他用笔一记下一个个寻人热线和相关信息。

  “每次看着节目,我心里总想着别人能找到,咱也能找到我娃。我从来就没有放弃,我相信我娃在等着我。”

  就在杨家找孩子的同时,他们不知道当年走失的杨博同样也在苦苦的找寻着自己的家人。

  2008年12月1日,“宝贝回家”网站上出现了一则寻亲信息,寻亲编号为5049的张四海,登记了自己的资料。

  在这则信息中,张四海说自己头上一个旋,左肩后有一个黑痣,右背部有一个小黑痣,左眼眉内有一明显的疤痕,是小时候在家门口磕的。当时是找小朋友玩时被拐的,一个男的给了个糖,醒来就在火车上了,此后并坐了汽车……他还上传了自己被拐卖后拍的照片,以及2008年的照片。

  户籍显示,张四海登记的是河南省鹤壁市浚县城区。

  这则消息引起了“宝贝回家”志愿者小梅的关注,随后小梅与张四海取得联系,2009年在小梅等人的帮助下,张四海在厦门当地采血录入了“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DNA数据库”。

  小梅称,在“打拐”DNA数据库中,张四海是幼时被拐卖、成年后寻找亲生父母的第一例信息数据。

  此后,张四海在自己的寻家贴后面留了一大段文字,将多年来心里的情绪宣泄了出来。

  张四海还记得自己有个小名叫波(音)娃子。

  在留言中,张四海是这样表达的:“以前小的时候想的是等成人了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以后再找家!小时候的心酸我现在都不敢想!‘每逢佳节倍思亲’这句老话我是深有体会的,小时候每逢过年或者过节我都是自己在房间里磕几个头大哭一场!”

  2009年10月,小梅在网站为张四海寻亲展开了搜索,经过比对,曾经找出过四川绵阳的一对寻子父母,这对父母失踪的孩子,与张四海极其相似,在小梅和四川绵阳志愿者的帮助下,张四海与这对父母见了面,一同去做DNA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张四海与这对父母并无血缘关系。

  这次失败的寻亲还曾被当地媒体报道过,在此之后,小梅回忆起来,希望破灭后的张四海十分失落,但并没有放弃找寻亲人。

  “家中的爷爷奶奶不知道今生还有机会再见不,想想他们那时候对我那么好,我做孙子的一天也没有尽过孝,真的不知道回到家该怎么面对!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会放弃找家的。”张四海说,“人从哪来的,还是要回到哪里去的”。

  

  

  命运似乎总爱开玩笑,正当双方都努力寻找彼此时,张四海却因犯抢劫和绑架罪被捕入狱,被判有期徒刑十六年。

  2013年,湖北武汉发生“最富环卫工女儿绑架案”。

  湖北媒体报道了“武汉千万房姐扫大街”的故事,让4名债务缠身的男子心生歹意,绑架她的女儿,勒索500万元。2013年11月,江西上饶人吴某在网上看到新闻,产生了绑架“房姐”女儿勒索钱财的念头。

  判决书显示,张四海因玩彩票欠了信用卡的钱无法还上,看到吴某在“百度贴吧”上发帖后双方取得了联系,他作为被招募者参与了绑架案,绑架了武汉“房姐”女儿勒索500万元。

  这起绑架案被侦破后,2015年,湖北省武汉东湖新技术开发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张四海有期徒刑十六年。

  目前,张四海正在湖北省沙洋监狱服刑。

  2016年4月,湖北省监狱桂警官联系到宝贝回家网志愿者小梅,称张四海在狱中仍希望找寻自己的亲生父母,“听到前几年还跟我一起寻亲的孩子如今在监狱里,心里十分难受,总觉得如果早两年找到他的父母,或许他就不会走上这条道路了。”

  此后,小梅在宝贝回家网中注意到2015年杨博父母发布的寻子贴,将两条帖子的信息对比后,小梅认为张四海与杨博有许多的共同点,于是上报网站查询杨博父母与张四海的DNA血样。

  这次对比DNA带来了一个转折。

  

  

  2016年7月1日,距离杨博失踪已经整整24年。

  这一天亦如24年前的那天,阳光依旧灿烂,杨国防已经不再去晒麦子了,他害怕那金灿灿的黄色,害怕想起那个可怕的中午。

  但杨国防夫妇难以克制地又再次想起儿子。

  杨国防从一个老旧的抽屉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仅有的3张儿子小时候的照片,仔细打量着,“我娃现在在哪里啊,过得怎么样。”这样的话在杨国防心里不断地重复着。

  直到中午,夫妇俩人仍旧无精打采,此时甘井派出所的民警出现在杨家,“你们的娃找到了,跟我们去派出所吧。”

  听完这句话,杨国防夫妇愣了一下,他不敢相信,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我怕我在做梦。”

  在派出所,这对夫妇没有等来一起归来的儿子,等来的却是儿子在监狱的消息,“先喜后忧,如果我当初没有晒麦子,我儿子也许就不会丢,也许他就不需要遭这么多罪。”说完,杨国防夫妇嚎啕大哭起来,似乎要将这24年来的压抑、焦虑、伤心全部倾泻出来。

  这个家庭的成员在命运的一次次纠缠中终于找到彼此。

  湖北省沙洋监狱里张四海也在其主管警官的告知下,知道了他的寻亲路终于终结了。

  “他显得十分高兴,一直说着感谢。”主管警官这样形容当时的张四海。

  如今,杨博找到了的消息在甘井村传开了,“这么多年了,杨家终于找到孩子了,可惜了这个孩子,从小吃了这么多苦。”一位村民感叹道。

  “如果当初杨博没有被拐走,作为我们表兄弟中最小的一个,肯定会有很多哥哥爱护他,他会在一个很好的环境中成长,我们很难想象从小知道自己是被拐卖的表弟是怎样长大的,受了多少苦。”杨博的表哥张先生哽咽着。

  如今的杨家已不再是杨博离开时居住的土窑洞,而是在旁边修起了一层平房,为走失的孙子哭瞎了的80岁奶奶如今每日都坐在门口盼望着孙子归来。

  家里的每个人小心翼翼地守着一个秘密,他们不想让这个已经饱受命运折磨的老人再承受孙子入狱的消息。

  “我要见我孙子一面,我怕再不见一面,我再也见不到了。”90岁的杨喜来泪流满面,他不断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口喊着,“为什么命运要捉弄我们一家人,我被拐过,孙子也被拐过,现在还在监狱里。”

  “没想到娃离开后还记得自己是被拐卖的,没想到他那么早就去采集DNA要找我们了,是我们来晚了,如果我们再早一点,娃现在怎么会走上如今这条路。”

  陕西省公安厅打拐办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正在准备杨博父母DNA数据资料与张四海的信息进行比对,尽快出具一份亲子鉴定书。

  湖北警方表示,只要一接到亲子鉴定书,将在最快的时间内安排双方见面。

  “我们现在就想见娃一面。”杨国防说,他要准备一大个西瓜,“这一次,我要让我娃吃个够。”

  杨家的农场上,空荡荡的,不再有金黄的麦子在太阳下暴晒。

  24年已经过去。

责任编辑:康云凯





责任编辑:王浩成

作者:王艺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