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如何办硕士文凭
2016-07-28 18:27:42

  如何办硕士文凭网站若打不开请直接.联系客服【σσ:582376992】▓▓▓长期办理国内外真实文凭,教育学信网终身可查███在学校内部档案可查询!

揭秘网络女主播培训师:“徒弟”多露一点都担心


网红培训师大新正在指导网络女主播化妆,并用手机记录下来。
回到家,大新打开手机A pp,并用电脑登录直播,寻找有潜质的主播。

  网络直播平台的兴起,让依托这些平台走红的网络主播越来越多。他们就是大众眼中的“网红”。网络直播平台并不高的门槛,让不少毫无经验的素 人也做起了网红梦,网红培训师这种新型职业应运而生。网红培训师的适时出现,让培养、包装、推广、销售网红成为一种职业,也让无数素人走上舞台,继续做 梦。

  晚上8点,大新(化名)从科韵路开车到家,一坐上饭桌,还没动筷子,就把自己的四部手机一字摆开,观看“美女直播”。夜深人静时,弥漫着荷尔蒙味道的直播在网络上演,这是网红培训师大新最忙的时候。

  这个34岁的男人8个月前从媒体跳槽到直播公司担任网红培训师,是两个孩子的奶爸。每天晚上,他一边照顾孩子,一边要通过直播“看护”好自己所带的8位网络主播。

  尽管妻子对直播中的美女并不反感,但依然对大新“毫无家庭时间观念”的工作颇有微词。以至于晚上11点过后,大新不得不偷偷工作,“戴着耳机,小孩睡着后再看一两个小时”。

  “新 主播一上来,搞不清楚状况,你得教她们”,大新说,培训师和网络主播的日常交流,实际上是他化身成“水友”,潜伏在观众中,直接用弹幕和主播进行现场沟 通,提醒主播的妆容和姿态等,“她知道我是谁,这样(发弹幕)效率最高,剩下的等下播后再跟她详细说。”实时监督并当场指正,是培训师对初出茅庐的网络直 播最重要的培训内容之一。

  网络主播的黄金时段通常在晚8点至12点,每位主播的个人最佳时段,又根据个人特点和喜好来选择。一位网络主播通常一晚上直播不超过两小时。

  晚上12点过后,大新带的几位新人主播纷纷下播,但他还不能下班。如果有主播晚上为获得礼物、取悦粉丝,进行了稍微露骨的表演,大新会发飙,“直接警告,再不行就停播乃至封号”。

  这样的状态,自大新去年年末加入酸果直播以来就一直持续着。此前,他在广州一家媒体担任经营部主任。后来移动视频直播浪潮兴起,他离开服务了六年的媒体,加入互联网公司负责网红市场开拓。

  早前在媒体时,经常为广告客户举办活动的大新,没少跟模特、歌手、演员和各类草根达人等打交道,积累了不少人脉。凭借这些资源,从媒体离职后,他逐渐将一个个此前合作过的姑娘推荐到供职的网络平台,告诉她们,他有能力让她们赚得更多,甚至让她们一夜成名。

  网 红培训师的基础工资并不高。据业内人士介绍,即使是在北京,一名优秀的网红培训师底薪最高也只在万元左右。在广州,底薪只有6000元左右。但吸引网红培 训师进入这个行业服务的原因则在于,“徒弟”们给他们带来的收益,“就像广告公司拉单一样,你的主播流水越高,你自己的收入也会更多”。

  网 络主播的吸金能力,将直接决定培训师的收入。大新介绍,以自己目前供职的直播平台为例,每月公司会为整个培训师团队订下目标。倘若目标是150万流水,超 出这个金额后,培训师带出来的主播们每多赚一分钱,培训师团队则可以抽成20%。大新所带的主播中,有的收入超过他的收入十余倍。这在网红培训师行业并不 罕见,“手下的主播收入多你十几倍是正常水准,高的则可能多出二十倍。你带的人收入是你十倍,说明你才刚刚及格”。

  此外,公司还会用激励方式鼓励培育师找些大牌回来,“好一点的平台,人气前十的主播,拉回来一个,直接可以奖励两万元现金。”

  如今,大新和在直播界工作多年的两名同事组成公司的网红培训师团队,三人每人每月要承受数十万元的任务量考核。对于直播界老手来说,这不在话下,但是对于刚刚踏入圈子的前媒体人大新,他需要适应这种压力。

  所幸之前的媒体人生涯,让大新手上并不缺人脉和行业资源。最重要的,是他相信自己的眼光,知道自己要找谁,“品鉴能力很重要,你得自己知道什么人能红,她到底能为观众提供什么内容”。

  红了的网络直播很多都是美女,不少人羡慕大新,因为他做的是一份和美女打交道的工作。而他却会因此陷入迷茫,“时常有种对美女的强烈虚幻感和穿越感”,据说这是网红培训师的职业病。

  网 络主播的薪资考核通常由培训师来核算,大新手下也曾有年轻主播因为不满薪资向他“讨薪”,还呼吁粉丝在平台刷屏,这让他对自己调教出的主播“刮目相看”。 更让他迷惑的是,“明知道那些(网络直播)表演都是你教的,可你越看会越看不清,到底是镜头前还是生活里才是那些女孩真实的样子?”

  转型半年,大新就为平台签下80多名主播,包括从其他平台挖来的,以及通过过往人脉关系寻找到的素人。

  什么样的人适合做网络主播?

  “通常情况下,颜值高、情商高、多才多艺的人一定可以吸睛乃至引流,他们有很大几率成为网红。”在大新眼中,主播要想火,最关键的是找准定位。

  在成为网络主播前,广州女孩肖茜为了“明星梦”曾做过各种尝试,去香港和演艺公司签约,出唱片、赶通告,可始终无人关注。在大新眼中,这个广州本土女孩有不一样的魅力,是可塑之才。

  “要当小资歌手,而不是秀场明星”,大新给肖茜重新定位,决定洗去她身上的秀场痕迹,告诉她不画浓妆,穿上靴子,唱上世纪80年代的怀旧粤语歌,“没那么漂亮,但很酷”。

  今年5月,在网络平台开播一周后,肖茜人气过万,不久成为平台当家花旦。半年不到,就把过去几年的损失全挣了回来。

  2014 年之后,以游戏主播为主要定位的网络主播身价倍增,不少年薪千万元级的播主问世。如今,全网中有近200多家直播平台,抢占优质主播成了各平台能否引来流 量的关键。但是,这种超级主播,小型创业公司往往并无能力接纳,“我们得自己培养主播,真正黏合自己平台的网红,不然明星走了,粉丝也全走了。”大新有他 的判断。

  因此,挖掘有潜力的主播,并对其进行一系列的培训、包装、推广、商业化成为他必须完成的任务。他从广州、深圳找来大学生、模特甚至电视台主持人,为她们开通直播,还尝试将毫无表演经验的素人带到镜头前。

  19岁的莲乐是大新在一次高校活动中偶遇的。这个在大学学习中文的哈萨克斯坦姑娘,当时连中文都说不清楚,但大新却觉得她“有料,每天光问她是哪里人都有上千条弹幕”。

  “没人管她是谁,但只要她的标签够好”,一个主播的标签可以根据其定位通过方方面面去营造,从大头像到小头像,房间背景到外景场合,包括名字都必须精心策划,“‘灰灰小可爱’就比直接叫‘小灰灰’吸引人”。

  已 经走红的网络主播肖茜认为,大新是把自己领进直播大门的“师傅”,两人并非直接的雇佣关系,但大新“和领导一样,能定很多事”。主播在平台上岗时间的绩效 考核、线下活动的推荐人选,以及她在平台有多少个晚上能登上热门榜单等,很大程度上与大新有关。在她眼里,只要不在收入上亏待自己,她乐于和培训师保持良 好的关系,“毕竟他们资源给谁多一点,谁就好做一点”。

  这时,大新会告诉素人们,“先举好手机,起码面对前置摄像头的时候看得过去”。

  素 人正式直播前,大新和公司网红培训师还专门为有潜力的素人教授各种直播技巧。他们制作专门的培训课程,内容从穿衣搭配到直播音乐选择,从摄像头摆位到主播 语言。他们甚至会安排主播熟记一些特定台词以应付特定场合,“刷一百个棒棒糖我们就可以做游戏哦”“礼物走一走,活到九十九”等。

  技巧之外,培育师始终坚定“职业心态”的重要性。

  今年6月,一位前电视台女主播前来应聘,这位久经沙场的主播面对手机却总是“端着”,连拿手机的角度都掌握不好,始终找不到网络直播的感觉。“这就是心态不对”,在培育师眼中,和观众远远相望是大忌。

  当网络主播另一个不成文的禁忌,是一上线就向观众索要礼物。“打赏礼物是主播和观众的基本交流方式”,大新认为,维持这种微妙的关系,是好坏主播的标签,“天天在你房间的人,你不能坑,细水长流就可以了;对于偶尔来一次的散财土豪,他来刷你,你可以使劲坑他。”

  但是,不论刷多少礼物,直播公司对于主播的“走私”行为则进行严控,“如果对方刷很多礼物要求线下见面甚至单聊,很多新主播都顶不住诱惑。这还是心态问题,对方是为你线上表演买单,这是你劳动所得,而不是其他。”

  对于那些无法顶住诱惑的主播,平台往往会施行惩罚制度,这一制度要求网红培训师“连坐”,“要是她们(网络主播)不守规矩,我也得跟着挨罚,少说扣绩效奖金,重则可能开除。”

  传统媒体人出身的大新对于主播是否能在直播中“打擦边球”,曾和团队里的其他人起过争执,但他始终坚信,红线不能碰。“别说露点,露多一点我都很担心”。

  随着手机直播等的上线,一场全民直播的浪潮席卷而来。不少素人也通过各种直播平台,将自己的生活展现在互联网上。每一个手机用户都有机会通过手机向别人展示自己,但在网红培训师眼中,这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会火,“永远是二八定律,只有少数人能被大家看到”。

  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网红,但它或许会成为一种社交趋势。直播的社交属性成为它生长的又一定律,大新说,“它可能是下一个微博,它是一种更高效的交流方式。”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谭天说,传统的直播是PG C (专业生产内容),而网络直播则属于U G C (用户生产内容),“这种传播方式,是由网民成为内容生产者和传播者”。

  在谭天看来,和传统意义上的电视直播不同,如今全民直播的不一定是内容产品,“它可能是一种服务产品,其中最大的特点是互动,看一个人吃饭,问他菜怎么样、香不香,这可能满足有些观众一种闲余时间消费的需求”。

  草根登台演出,网红培训师则成为润滑剂,他们既是保姆,也是导师。但是,最终能被公司和市场认可的,却永远是少数几位“明星”。

  由于网红培训师掌握着推广的生杀大权,有些素人也开始从培育师身上想办法,“发红包的、求私下见面的,都不过是想让我推他们”。

  在大新看来,正是因为全民参与网络直播,造成了直播门槛过低,而高素质主播的缺失,造成了行业内的乱象。为了防止这种作弊,大新和团队成员说他们有明确的底线,“只有真正观众数高、有吸金能力的,才能推荐(到热门)。”

  南都:怎样看待全民直播,大部分网友可能无法像专业主播那样精心准备内容,他们直播的价值或者意义在哪里?

  大 新:我认为全民直播指的是由于直播技术门槛的降低,每个人都可以随时随地开播。直播已逐渐成为一种新潮流行的社交方式。有些网友直播,第一目的不是挣钱, 他只是想借助直播平台展示自己,这和发微博、发朋友圈或者录制上传小视频的本质是一样,因为每个人都有表现的欲望,直播平台可以满足这一需求。这就是普通 人直播的价值和意义。

  但直播越来越便利,并不代表每个人的直播都会让其他人看到。如同当年微博、微信公众号等自媒体的出现,每个人都有了发出声音的机会,但能否被更多人听到一样,需要自己的苦心经营。

  南都:作为曾经的纸媒人,面对网络平台尤其是直播平台上出现的低俗化内容,你怎样看?直播平台如何监管?

  大新:纸媒上的内容,有很严格的层级把关人。而直播不一样,平台上的内容属于用户自己生产,为了搏出位,赢得更多粉丝关注进而盈利,一些主播会挑战平台规则,去直播一些比较低俗化的行为。

  至于为什么用户会想看这种低俗内容,我觉得逃不过人性,比如窥探别人的隐私或生活,攀比炫耀心理、虚荣心以及两性关系等。

  面 对低俗、恶俗的表演,直播平台主要起到引导和监督的作用。引导方面,我们会在内部不断举办活动,鼓励主播生产更多优质的内容上热门推荐位,获得曝光和收 益。监督方面,主要是通过技术和人力配合,首先我们的直播会延迟几秒,延迟的时间就是留给人工审核的,加上24小时客服轮班监控,会巡视各直播间,一旦主 播出现违规行为,平台会进行封号。其次,客服会观察大数据波动,比如某个直播间突然人气暴涨,客服会立刻查看原因,若内容涉及“黄赌毒”等违规行为,会第 一时间关掉主播的直播并删除视频,防止违规视频的再次传播。

  南都:作为网红培训师,拥有如此多直播技巧和推广资源,有没有想过自己成为主播或网红?

  大 新:我想过,可惜年龄大了,用我自己挑选主播的标准来看,我的颜值根本不合格(笑)。不过我最近在琢磨,我的特色应该是教人当网红,我可以将自己培育主播 的一些经验总结成册,在平台上定期开课,传授直播技巧,让每一位素人主播都有机会成长为网红。这样不知道能不能红,还需要市场检验。

  通常情况下,颜值高、情商高、多才多艺的人一定可以吸睛乃至引流,他们有很大几率成为网红。

  手下的主播收入多你十几倍是正常水准,高的则可能多出二十倍。你带的人收入是你十倍,说明你才刚刚及格。

  出品:南方都市报朋友圈新闻工作室 主持:胡群芳

  统筹:卫志凌

  采写:南都记者 徐勉

  摄影:南都记者 黎湛均

责任编辑:苏未然



  原标题:如何办硕士文凭

  稿源:代办学信网可查学历

  作者:

相关新闻

丽水买大专毕业证

鞍山买个大专文凭多少钱

办理中专学历

花钱能买真学历吗

莆田买大专毕业证

台州办真实学历证

宜宾买个本科文凭多少钱

梅州买大专毕业证

稿源: 百度新闻源  2016-07-28 18:21:42     编辑: QQ821537527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 [上海广播电视台]
[天津电视台] [天津日报] [今晚报] [北方网][天津搜房网] [天津阳光义工网站]

网站:(022)23601782 转 9008  电台办公室:23341455  电台总编室:23359131 津B2-20060107
本网站由天津人民广播电台版权所有,技术支持 北方网 Copyright 2003 - 2011All Rights Reserved